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榴蓮推廣大使

    “啥?榴蓮推廣大使?”麥格挑眉,差點沒控制住自己的情緒說出聲來。

    “每一種食物的推廣,都是在跨越偉大的一步,特別是榴蓮這樣富有爭議性的食物,如何讓大眾接受他,是一件困難的事情。但是,每一種食物都值得被嘗試和喜歡,這就需要推廣大使孜孜不倦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,這些沒用的頭銜又不是集卡可以換大禮包,拿來干什么?”麥格打斷了系統的話,他對于這些沒名堂的頭銜并不感興趣,倒是對那個大轉盤挺感興趣的,他記得之前好像還有兩次機會沒有用,攢著準備等第三個一起換一道高級菜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系統所謂的高級菜是什么東西,但能夠與佛跳墻同一個級別的,那應該不會差。

    “一個廚師的頭銜,代表著至高無上的榮耀,怎么能用區區大禮包來衡量呢!”系統嚴肅道,停頓了一下,又道:“我剛剛翻看了一下手冊,發現這個頭銜收集滿十個之后,可以向系統換取一份神秘大禮包……”

    “誒?還真有啊?”麥格聞言眼睛一亮,雖然不知道神秘大禮包里有什么,但既然要齊集十個大禮包才能換,估計里邊的東西也不會差。

    不過這稱號好像都是在隱藏任務觸發之后才會出現,偶然性極強,他現在身上已經有:你是個好人、基地守護者……等幾個稱號,距離齊集十個還有些距離。

    三天一百個,明天正式退出的話,那也就是兩天的時間。

    兩天時間,賣出一百個榴蓮披薩……

    麥格略一思索,便自信的應下了這個任務。

    大不了就神秘一點嘛,讓客人們點了再說。

    他倒也不怕客人掀桌,反正現在餐廳一群大佬鎮著場子,點了,那就乖乖吃了。

    只要入了嘴,麥格就不擔心他們不滿意。

    看看那邊舔了一下手指,盯上了第二塊榴蓮披薩的卡米拉,已經是最好的佐證。

    吃過就愛上,吃完就留戀的美味榴蓮披薩,賣一百份有什么難的。

    五個榴蓮,很快便被吃完了,眾人舔了舔嘴唇,還有些意猶未盡。

    麥格按照眾人的口味,給她們一人上了一份豆腐腦,午餐算是結束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這個榴蓮披薩好好吃,今天要推出新品嗎?”亞北米婭一邊收拾桌子,一邊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對,今晚推出。”麥格點頭,他突然想起來后天要和伊琳娜前往風之森林,如果推遲到明天推出榴蓮披薩,等于他只有一天的時間來完成任務,這樣任務難度將會直線提升。

    收拾好餐桌,休息了一小會,忙碌的中午營業便又開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島上住著多舒服啊,吹著海風,空氣都是帶著味道的。這下好了,只能在混亂之城躲躲風頭,等這件事的風波過去了,再回去洗白了。”托尼壓了壓自己的草帽,從飛行坐騎上跳下來,提著一個箱子,向著混亂之城的城門走去,神情中帶著幾分無奈和唏噓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哈迪斯老板,最好不要讓我再遇見你!”托尼在心里有些恨恨的想著,不過很快臉上又多了幾分幽怨,輕嘆了一口氣:“說起來,還真是想再次遇見他呢,小龍蝦這樣美味的食物,除了他,沒有人再能做出如此美妙的滋味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亂之城,我來了,希望接下去的幾個月,你不會讓我失望吧。”托尼壓低了幾分帽檐,腳步也加快了幾分,聽說麥米餐廳最近有家餐廳風頭很盛,屢次在美食雜志的封面上出現,那本素食主義更是因此創造了銷量奇跡。

    他對素菜和肉都沒什么興趣,他只喜歡海鮮,不過既然來了混亂之城,這樣的餐廳當然沒道理不去嘗嘗。

    他深刻懷疑那位同行的水平,一道素菜有什么好吹的,魚香茄子,帶著魚的不應該是海鮮嗎?強行要說成素菜,現在的入行門檻還真是越來越低了呢,就這樣的雜志還能銷量爆炸,這世界是怎么了?

    進了城,他伸手攔了一輛馬車,剛好肚子也餓了,登上馬車,便直接和車夫道:“帶我去你們這最好吃的餐廳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麥米餐廳吧,這會過去的話,他們家估計已經歇業了,你可不一定能吃上。”車夫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這么早就歇業?有這么做生意的嗎?”托尼愣了一下,這會也就是中午,剛下飛行坐騎的他可是餓的前胸貼后背了。

    “從這里到麥米餐廳得半個小時,人家一點鐘準時關門,確實來不及了。”車夫應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你是他們家常客啊?了解的那么多?”托尼有些意外的看著車夫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他們家的東西可不是我這樣的人能經常吃得起的,偶偶存點私房錢,湊夠了三百銅幣,才能偷偷去一份臘汁肉夾饃。不過,那味道,真是吃過一次就忘不了啊。”車夫說的眉飛色舞,還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,摸了摸自己的口袋,笑呵呵道:“再過兩天,我就能再去吃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車夫的表現,倒是讓托尼對麥米餐廳提起了十足的興致,摸出一個金幣直接遞給車夫,道:“不用找了,你就給我送到麥米餐廳門口,既然開門做生意,哪有把客人擋在外邊的道理,我可是托……托……”

    “托啥?”

    “拖著這么大個箱子來到這里的。”托尼勉強擠出一個笑臉,這種感覺,還真是不得勁。

    “好嘞,我就送您過去,一會要是關門了,我再送您到其他地方去。”車夫見托尼出手闊綽,也就不再多說,收起金幣,駕著馬車駛去。

    大約半個小時后,馬車在麥米餐廳外停下,車夫掀起車簾,沖著已經快要睡著的托尼道:“您看,這門不是關了嗎,我送您去其他餐廳用餐吧?”

    托尼被冷風一吹,打了個顫,聽到車夫的話向外看去,一家規模頗大的餐廳出現在視線中,那精致的鋪面和裝潢,無比展現著它的獨特與別致,只是餐廳門緊閉,門上還掛著一塊木牌匾:“休息中”

    “我還就不信了,有客人也不接待嗎?”托尼從馬車上跳下來,向著餐廳門口走去,伸手扯了扯門上掛著的鈴鐺。
贵州麻将技巧顺口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