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8章 完美的結局

    “一言九鼎,絕不違背!”云澈斬釘截鐵的道:“這也是她的意愿!”

    “前輩應該明白,晚輩這并非只是在拯救她,亦是在拯救神界。所以,我和她,也需要前輩的一個承諾!”

    作為東神域聲望最高的神帝,先爭取到他的承諾,便已足夠。

    無疑,現在的云澈,是宙天神帝最不會質疑之人。他這番言語,讓他再一次激動起來……沒有錯,若邪嬰真的就此永離神界,那么,這絕不僅僅是對她的“拯救”,還是……且更多的是又一次對神界的拯救。

    繼魔帝、魔神之難后,他們一直如刺在魂的邪嬰之患,也可就此平緩。

    “你確定……這也是邪嬰之意?”宙天神帝確認道,語氣帶著無法壓下的激動。

    “我確定!”云澈直視著宙天神帝的眼睛,字字鏗鏘:“送離魔帝前輩后,我便會帶她離開神界。也請……神界中人永遠不要打擾我們所在的星球。”

    云澈的這句話,隱約也在告訴宙天神帝,他以后也并不會再久居神界。

    “好!好!!”

    宙天神帝連說兩個“好”字:“老朽這便下令,天殺星神并非為邪嬰萬劫輪所劫持,而是以天殺星神為主,且以后將永離神界……我宙天神帝亦會公開承諾,以后絕不會靠近和驚擾邪嬰所在的星球!”

    宙天神帝言出必行,他的聲音,亦是他的承諾很快便在宙天神界響起。

    劫天魔帝還未真正離開,云澈也還沒有帶茉莉離開,一切都還存在著可能的變數。因而,宙天神帝公開的,并非是覆蓋東神域的宙天之音,而是響徹在宙天神界的上空。

    此刻的宙天神界,可是齊聚著三方神域的十三神帝,幾乎東神域幾乎全部的上位界王!

    基本等同于公諸于整個神界。

    他所公開的言語,和他對云澈的承諾別無二致。雖然,他只能代表宙天神界,但,以宙天神帝在東神域和神界的聲望地位,若非足夠相信,又怎會如此!

    宙天神帝的公開之言,毫無疑問在眾神帝、神主之中引發了巨大的轟動。和宙天神帝一樣,魔帝魔神之外,邪嬰是另外一個讓他們深為恐懼的魂中之刺。

    魔帝和魔帝之難即將消弭,邪嬰便成為了最大的隱患。而這番忽然響起的宙天之言,讓他們無法不心中深深悸動。

    離開宙天神界,云澈剛喚出遁月仙宮,便忽有所感,轉過身去,一眼看到夏傾月正緩步走來。

    “準備回吟雪界嗎?”夏傾月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不過,會先去一趟太初神境。”看著夏傾月逐漸臨近的仙影,云澈笑瞇瞇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走了一步妙棋。”夏傾月輕然而語。

    云澈眼睛一瞪,一臉夸張的怪異:“你居然也會夸獎人?”

    夏傾月毫不理會他的揶揄,星月般的眼眸看向遠方……那似乎是藍極星的方向:“當年,不過是剛剛覺醒的邪嬰,便滅殺了一個神帝,和一眾王界的核心神主,如此可怕的力量,在神界引發了無比巨大的恐慌與陰影,所以,那段時間,各大王界強者盡出,龍皇親自為首,拼了命的找尋邪嬰的蹤跡。”

    “為的,就是趁她力量大耗,又身負重創之下,不惜一切手段將她擊殺,久尋未果后,甚至不惜強行催動王界之下的

    所有星界……因為他們知道,邪嬰若是完全恢復,他們便幾乎再無機會,等待他們的,只有比噩夢還可怕的厄難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三年時間,他們毫無所獲。其實到了第三年,王界便已基本撤回了所有的核心力量,一直在持續的找尋,不過是做做樣子……因為他們知道這段時間很可能已足夠邪嬰恢復完全,他們無法不懼。若是尋到,反而是送死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,我算是給了神界一個臺階。”云澈微笑說道:“主動以她之名,再加上我之名做出了永不禍世,甚至永不回神界的承諾,加之宙天神帝的當先應承,讓他們以后再無理由對茉莉出手。”

    當然,也沒有膽量。

    云澈對宙天神界說的那些話,并非是他尋的理由,亦是事實!尤其神帝那個層面都深深知道的事實!

    以茉莉碾壓一切的可怕力量,以及天下無雙的速度與隱匿能力,她若要禍世,誰能真正奈何她?

    她想要殺誰,哪怕強如神帝,又有誰,能永遠躲得掉?

    當年他們瘋了一般的找尋茉莉,只因茉莉當年重耗重創。而茉莉一旦恢復……哪個王界,敢真的主動招惹?

    但身為王界,神界的巔峰存在,邪嬰若是出現,他們就算恐懼,也不得不硬著頭皮圍剿,否則,必遭天下之疑。這種狀態之下,茉莉將難以出現在陽光之下。

    本該嗜血暴戾,讓人無盡恐懼的邪嬰永不再回神界,再加上他這個“救世神子”的親口承諾以及聲望最高的宙天神界當先承諾,這對神界眾強者,尤其有“責任”覆滅邪嬰的王界而言,無疑是贖世仙音!

    所以,云澈的承諾,的確是給了神界的一個臺階……畢竟,邪嬰存在神界,還是存在下界,其實并無本質上的區別。

    “如此,有了邪嬰的藍極星,將成為所有神界必須牢記的禁忌,誰敢觸犯,必引神界的恐慌與憤怒。”

    邪嬰主動承諾永離神界,誰敢觸犯她所在的下界,一旦引她之怒,必為神界浩劫……誰敢如此,估計神界的眾神帝都會恨不能親自跳出來捏死他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在茉莉跟著云澈回到藍極星后,三方神域會立刻下達禁止任何人靠近藍極星所在星域的禁令。

    “劫天魔帝將回到混沌之外,并摧毀那些魔神歸來的唯一通道,魔帝、魔神之難,根本還未爆發,便以這過于完美的方式落幕。”夏傾月徐徐說道:“而你,卻成為了真正的救世之主,當世下至螻蟻,上至神帝,無不承你之恩!以后,有這個光環在,誰若犯你,必引天下之怒。”

    “邪嬰隨你回藍極星,就此不再回神界,我想這是你之愿,她之愿,亦會讓神界如釋重負,同時,她也成為你和藍極星的守護神,哪怕你沒有救世的光環,也斷不會有誰敢傷害你和藍極星……就連我,也終于可以再無顧忌的歸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,都是那么完美無瑕,似乎再也找不到比這更好的結果了。”夏傾月輕然而語,她的唇瓣,在這時傾起一個極美的弧線:“看來,我一直以來所有的擔心忐忑,都是多余的。你或許……真的有天佑在身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也許吧。”云澈笑了起來。他的心情,已經很久沒有如此輕松過:“那你準備什么時候回去?”

    “你帶邪嬰回去的那天吧。”夏傾月給了云澈一個很是意外的回答:“我很想知道,讓你甘愿無悔赴死,甘愿為她向整個

    神界許下重諾的,究竟是怎樣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澈揉了揉鼻頭,目光怪異的看著她:“你該不會是……吃醋了吧?”

    “到時,記得向我傳音。”夏傾月轉過身去,今日,她的氣質,以及她帶給云澈的感覺,也和以往每一次都截然不同……似是釋下了某些重負,少了幾分威凌,多了幾分縹緲仙姿。

    “對了,”她忽然螓首稍側,道:“‘救世神子’之名,的確是一個無比耀眼的光環。但,你最好不要過于放在心上,弱者的‘救世主’之名,需要在強者的認’和‘恩賜’之下,遠比看上去的脆弱不堪。待你足夠強大的那一天,你才是舉世敬畏,誰都不會質疑,真真正正的救世主!”

    看著夏傾月遠去的背影,云澈撇了撇嘴:看來說教這個毛病是改不了了,也不知道跟誰學的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太初神境。

    帶著千葉影兒再次來到此地,這一次,都不需要云澈全力釋放天毒珠的氣息,茉莉的身影已是主動出現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茉莉!”

    云澈快步向前,臉上的笑意已足夠告訴茉莉很多很多,他直接將茉莉玲瓏的身軀擁在胸前,在她耳邊輕輕道:“現在,宙天神界已經容許了你的存在,再不會主動犯你,而且是當眾許諾,你要認賭服輸,隨我離開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茉莉沒有掙脫他的懷抱,但在他的胸前輕輕搖頭: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有憑證,你抵賴也沒有用。”云澈微笑,拿出了一顆小巧普通的玄影石,笑瞇瞇的在茉莉眼前晃了晃,然后釋放出了其中刻印的影像與聲音。

    茉莉一眼便認出,出現在眼前的,是宙天神界的核心之地。而畫面并不重要,重要的,是響徹在這宙天神界的聲音。

    那是宙天神帝的聲音,縱只是畫面,依舊能感知到那溫和的帝威與沉重的穿透力。

    他用自己的聲音,親口說出了容許邪嬰留在下界,永不主動觸犯的承諾。

    茉莉幽暗的星眸劇動。她深知宙天神帝是個極度嫉魔嫉惡的人,他的這番親口承諾,雖然最大的原因是對她的巨大忌憚和云澈承諾下的順勢而為,卻又何嘗不是跨越了他一直固守的原則,無比的不易。

    “不僅是宙天神帝,”云澈笑著道:“我感覺我從一開始就低估了他們對你的害怕。宙天神帝將承諾之音傳開后,我原本以為會有很多震驚、不解與質疑之音,沒想到,幾乎所有人的反應,都是如釋重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去主動招惹他們,他們就要燒高香了。從他們今日的反應來看,就算你之前公開出現,他們敢不敢真的圍剿你都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以后,你就要跟著我留在藍極星。說不定,真的一輩子都不會再踏足神界。你……不會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“哼!”茉莉臉兒別過,似是有些不滿的嗔道:“你都已經替我決定,我又能怎么辦?”

    藍極星……天玄大陸……幻妖界……云澈……

    茉莉的眼神逐漸迷蒙……以后,真的可以與他再回藍極星——那本以為只會出現在夢境中的地方,再也不會有人干涉和打擾?

    神界又有什么可以留戀?出身、仇恨……又有什么不可以舍棄?

    真的不是在做夢嗎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
贵州麻将技巧顺口溜